盛讯达:游戏、电信业务日渐落寞,直播带货能成救命稻草?

来源:览富财经网      作者:刘文昭      发布时间:2021-05-10

摘要:直播带货作为2020年最热门的行业,李佳琦、薇娅的影像声音几乎覆盖了全国每一个城市。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数据,截至2020年3月,我国网络购物用户规模达7.1亿,其中,电商直播用户规模达

直播带货作为2020年最热门的行业,李佳琦、薇娅的影像声音几乎覆盖了全国每一个城市。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数据,截至2020年3月,我国网络购物用户规模达7.1亿,其中,电商直播用户规模达2.65亿,占网购用户的37.2%。而在这场席卷几乎改变线上零售生态的背后,资本市场早已将目光锁定在了各大平台的主播身上。

相比抖音的一哥一姐的单直播间模式,有着快手一哥称号的辛有志(辛巴)并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作为快手最大的“主播集团军”,辛巴旗下单场带货成交额过亿的主播共有7名,其中辛巴本人在快手上粉丝总量为5800万人,是快手粉丝量最大的主播。就在今年,辛巴本人曾单场带货12.5亿元,刷新单场直播带货的销售额纪录。在辛巴加入盛讯达(股票代码:300518)的当日,在资本市场集体选择用脚投票的同时,盛讯达也开启了自己的转型之路。

微信截图_20210426095536.png

原主营游戏、电信业务双双下降

在盛讯达4月披露的2020年报中显示,公司实现营业收入20,360.61万元,较上年同期下降5.55%,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同比增长165.42%。公司原主营业务游戏和增值电信业务营收双双出现下滑。其中,游戏业务8532.52万元,同比减少22.91%;增值电信业务4247.11万元,同比减少49.16%。针对于此,公司也积极开拓直播业务,2020年实现直播电商业务收入4,653.47万元,占营业收入的比重22.86%,占公司毛利的比重35.15%。

公司曾解释称,自2018年起手机单机游戏开发业务即开始萎缩,收入出现较大幅度的下滑。由于运营商业务的调整,公司电信增值业务也有所下滑。数据显示:2020年公司游戏推广营销收入较去年减少809.14万元,降幅达60.05%。目前,游戏业务实现运营收入6647.78万元,占营业收入的比重32.65%。但收入的增长主要来源于老游戏,新游戏项目的研发推广举步维艰2020年,公司研发投入1875.86万元,占营业收入的9.21%

目前,在公司主营的5款游戏中,其中3款是2016年的游戏,距今已经5年;另外2款2018年发行的游戏,只占游戏业务收入比例的0.66%,且处于推广营销费用大于收入、入不敷出的状态。

从2018年到2020年,公司研发人员数量从134人降到90人,到现在仅剩下63人。一直以来,公司以手游、海外棋牌游戏为主,此次新研发的回合制角色扮演类游戏《白夜幻想》。相比棋牌游戏,《白夜幻想》的开发涉及更加复杂,但公司研发人员却出现了持续下降。这也是对游戏研发人员提出了一个不小的挑战。

老游戏数据下滑,新游戏难挑重任,是盛讯达游戏业务的真实写照。

此外,随着增值电信业务市场基地模式不断创新和变革以及各种基础功能免费APP应用对传统增值业务商业模式的逐步瓦解,传统电信服务商生存和利润空间进一步压缩,同时受到2020年特殊情况的影响及运营商政策等原因,公司继续缩减增值电信业务规模,2020年收入仅4247.11万元,较上年同期下降49.16%。

在盛讯达原本主营业务均出现问题的同时,公司也做了两手准备。

电商业务光鲜背后,实则麻烦不断

在2020年9月28日,盛讯达以牵手快手一哥辛巴为突破口,成功切入直播电商领域。仅用3个月的时间,盛讯云商就实现了直播电商业务收入4653.47万元,占营业收入的比重22.86%,占公司毛利的比重35.15%。实现净利润2,878.78万元,占上市公司归属于母公司股东净利润的10.25%。

根据公开资料显示,辛有志在快手拥有超过7000万粉丝,曾在2020年6月14日创下了单场直播销售额达12.5亿元的记录。辛选投资旗下美食主播“爱美食的猫妹妹”也曾实现单场超3.5亿的销售额,成为“美食带货一姐”。

随着“直播带货”的愈演愈热,“网红经济概念”也成为了“风口”。盛讯达在主营业务下降的时候,决定新增业务板块来获取新的利润增长点。而在辛巴团队任职盛讯云商之时,也曾时,双方也签订了有关协议。

根据公告,激励方案规定了相应的限制性股票考核指标,分为包括盛讯云商业绩考核、个人业绩考核两个层次。其中,盛讯云商2020年至2022年的净利润需分别不低于2000万元、2.2亿元和2.6亿元。若上述业绩未能完成,则盛讯达可按照计划相关规定,以回购价格回购限制性股票并注销。

然而,此次选择合作的辛巴团队,却接连因为负面消息为公司声誉带来了负面影响,甚至因为燕窝事件,辛巴的个人账号封停60天,其公司以及关联主播的账号亦都被不同程度的封停。盛迅达股价从56.54元/股的高位跌落至最低31.76元/股,对整个公司的商誉都造成了严重的损失。

2021年3月,高调复出的辛巴再次惹出事端。这一次他因为“封路”被人民日报点名批评。后又因直播“送手机吸引人气”的套路而被网友吐槽,可以说辛巴的路人口碑基本上已经毁尽了。

今年4月,辛巴被徒弟安若溪起诉,原因是辛巴团队不给安若溪发工资,还要收回她的直播账号。虽然安若溪并不算是辛巴的得力干将,但也拥有几百万粉丝。更为重要的是,这很可能是辛巴商业团队崩塌的开始。

日前,另一位辛巴旗下的女主播“雪公子”改名为“散了”,也已经向辛巴团队提出解约申请。据悉,她的师父正是辛巴的爱徒猫妹妹。

原本想借力辛巴团队,带动公司业绩,却没想到辛巴团队却先遭遇到了麻烦。

主营业务更换,高质押被动减持惹争议

回首公司2016年登陆资本市场,2年后以5.03亿元现金支付的方式,收购中联畅想67%股权,随后于2019年8月以2.48亿元收购剩余33%股权。中联畅想给出了4年净利润不低于3.41亿元的业绩承诺。中联畅想是一家面向东南亚市场的休闲棋牌类移动网络游戏公司。由于国内对于游戏版号限制较多,大量游戏厂商纷纷开始进驻海外游戏市场,东南亚游戏市场竞争加剧,获客难度和推广成本持续上升,上述因素导致了中联畅想2019年经营业绩下滑。在2018年完成业绩承诺后,2019年,中联畅想随即业绩下滑。对此,盛讯达计提商誉减值准备1.58亿元。与此同时,2019年,公司营收下滑47.51%,净利润亏损达2.26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证监会在审查盛讯达发行股份收购畅想游戏时,曾质疑是否涉赌。在2018年,央视曾曝光,赌博参与者借用棋牌室平台,利用网络游戏的外衣,通过虚拟货币变现,在游戏中豪赌,游戏平台则按比例从中收取服务费。

盛讯达否认了中联畅想存在涉赌情形:“中联畅想目前仍是印尼及泰国的休闲棋牌市场的头部企业。根据当地律师事务所出具的法律意见书显示,中联畅想运营符合当地法律法规,不存在违规经营情形。”

2020年,公司增加业务种类,布局“直播带货”。公司同期推出了休闲零食自有品牌“闲草堂”并持续优化中,除了在淘宝店铺“闲草堂官方店”对外销售,还将拓展多渠道销售。此外,根据旗下主播特点,将继续打造适合主播的品牌产品,并通过产品销售实现收入。

除了经营方面的问题,公司控股股东高比例质押也一直备受关注,并存在被动减持的问题。2021年4月30日,公司控股股东陈湧锐及其一致行动人合计质押公司4139.38万股,占其所持公司股份比例的99.75%,占公司总股本的41.2594%。

另据盛讯达2021年3月2日披露公告显示,2021年1月19日至2021年3月2日期间,公司控股股东陈湧锐及其一致行动人合计被动减持公司股份,占公司总股本1.19%。这并不是陈湧锐第一次被动减持。早在2020年7月,陈涌锐及其一致行动人也被动减持了93万股。

喜欢 0

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

0条评论

相关推荐

今日快讯 更多

关注我们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2-20090108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00007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京)字第828号 甲测资字1100078 京公网安备11000002000016号

备案号:京ICP备20005013号-3